处理牌手交流不当

处理牌手交流不当 (原文链接
Handling Player Miscommunication
作者:Jeremie Granat
翻译:杜昊

哪个裁判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牌手没有足够清楚的交流,导致另一个牌手认为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同,而被牌手叫到桌前?依据当时情况和牌手的不同,情况可能很快会变得让人困惑。下面就是一个例子:

阿狸操控一个奥札奇/后裔衍生物(具有异能牺牲此生物:加1到你的法术力池中)。在阿狸的回合末,她说:“过”来宣告她的回合结束。咖啡此时施放了地下指命,说“抓牌回手”,然后阿狸没说话就把她的衍生物放在一旁。当咖啡抓起牌的时候,阿狸提出反对:
– 嘿!你不能抓牌!我显然是牺牲了衍生物,我傻了才会不牺牲啊!
– 你什么都没说啊!我可以抓牌!
– 裁判!!!

如果按照违反交流原则(CPV)来考虑这个违规的话,可以解决咖啡手里这张额外的牌的问题,而不用给他一盘负(额外抓牌)的判罚,听起来挺容易的不是吗?

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

违反交流原则(CPV)

违反交流原则”这个名字有时可能会产生一些歧义,可能会被误读为“因为牌手交流产生了问题,所以应该按这条来处理”。但事实上,违反交流原则在IPG中有十分明确的定义:“牌手无意中违反了牌手交流方针(MTR4.1)”,而与牌手间的交流不当、或误解了行事简化(MTR4.2)没有任何关系。

违反交流原则的定义

当一个牌手有义务给出正确的、完整的信息时,却无意中给出了错误的、不完整的信息,此时的违规才应该是违反交流原则。最常用的例子是牌手询问对手的手上有几张牌,而对手无意间回答了错误的数字:
2824

海涛施放了手中的最后一张牌,均衡力(若目标对手的手牌数量比你多,则你抓等同于所相差数量的牌。)结算时,海涛询问对手兆本的手中有几张牌。兆本回答“七张”,然后海涛抓了七张牌。过了一会之后,兆本发现手里只有六张牌,然后他们叫了裁判。

这不是额外抓牌,因为额外抓牌是因为违反交流原则(兆本错误的呈现了推断信息)而直接导致的。

另一个很容易发生的违反交流原则情况:
托尼使用塔莫耶夫攻击。处长上回合刚清过了自己的坟场,所以询问托尼塔莫耶夫是多大的。托尼说“是2/3的”,然后处长用一个3/3的生物阻挡了塔莫耶夫。战斗伤害造成后,托尼把塔莫耶夫放进了坟场,才发现他坟场里面有三种不同的牌类别,塔莫耶夫应该是3/4不应该死掉。

生物当前的力量和防御力是推断信息,托尼并没有义务回答对手的问题(直到战斗伤害造成)。但是,如果托尼决定要回答,那他必须回答正确的答案——但他回答错了。在此情况下,最好叫来裁判,让裁判决定是否倒回以及如何倒回。

牌手交流不当:他们只能理解他们想要的

牌手交流不当的情况太多了。但是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分为两种情况。在以下的讨论中,始终假设牌手都是诚实的,并不打算对对手使用trick。与伪装或者trick有关的问题(例如牌手试图诱导对手玩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类问题。

没有交流:两个牌手认为发生的动作不同

a35_EldraziSpawn

本文开始时候关于地下指命的那个问题,就是这一类问题之一。这不是违反交流原则,因为阿狸跟咖啡就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就没有交流!在这类情况下,牌手通常会以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解释这个动作。阿狸会牺牲他的衍生物,而咖啡想让他的地下指命结算。如果一个裁判分别听两位牌手的故事,他们的故事会完全不一样。那么,我们要如何修正这类的情况呢?在本例中,阿狸打牌比较草率,没有宣告起动衍生物的异能,而这是规则非常明确要求的。大多数裁判会按咖啡的叙述来做出裁定;衍生物被回手,地下指命结算。

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牌手没有就他的意图与对手交流,并且因此被误解,裁判会判定使用“默认”动作。这类似于牌手遗忘了一个带有“可以”的触发式异能的修正;“可以”后面的部分不会发生。

牌手A说了某事,而他的动作被B误读,或B没有听到A说的话

李队施放了一个杰斯贝连,然后立即使用它的-1异能,说“我抓一张。”缪拉只听到了“抓一张”,同时看到了李队的手在动杰斯上的骰子,于是缪拉也抓了一张。然后,缪拉问李队“杰斯上不应该有5个豆吗?”两个牌手都发现不对劲,叫了裁判。

乍一看,这可以认为是额外抓牌。缪拉抓了一张牌,而这之前既没有违反游戏规则发生,也没有违反交流原则发生。但是,这种情况既不能为缪拉所滥用,同样也不能为李队所滥用。(既不能让做事人表达很模糊以使对手吃下判罚,也不能让听话的人故意理解错误来逃避判罚。)如果我们相信两位牌手的解释是发自真心,我们可以裁定这属于两位牌手之间的交流不当,把一张随机的牌从缪拉的手中抽出放在牌库顶,然后让两位牌手注意下次小心,并且交流时更加清楚。

如果双方牌手讲的语言都不同,或者使用生硬的英语或手势交流,那么交流不同的问题会指数级增长。

在一场特选赛制比赛的对局中,德国牌手Alex施放了邪魔导师等待对手的响应。越南牌手Nguyen说“Okay”,然后Alex抓起牌库开始找牌。Nguyen立即停止了对手的动作,然后叫来了裁判。Nguyen有一个习惯,说“Okay”的意思是“咒语放进堆叠,我在想要不要回应”,而Alex的习惯是把“Okay”理解为“我让它结算了”。

在这种情况下,两位牌手听到了同样的词,但却以不同的方式来理解。实际上,在牌手之间交流时,产生的问题的各种可能性是数不清的。只要我们认为牌手是真的无心犯错,我们需要针对具体问题具体处理。处理这类问题的主要方式是,我们倒回到交流发生的时间点(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发现错误的情况下)。让牌手从这个时间点继续游戏,并让他们从现在开始注意交流的更清楚一些。目前的方针中,交流不当并非违规,所以我们不要给出判罚,也不要只是因为想给牌手警告,而试图把问题塞到另一种违规下。

image011
牌手交流不当:为什么不是违规?

牌手交流不当可以导致复杂的情况,有时会导致泄露隐藏信息(例如抓到的牌)。我们并未把交流不当制定为违规,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我们需要一条新的违规,来处理所有不同的交流不当吗?

我们看看上面列举的各种情况就会发现,因为一些很容易发生的事情而制定一项比赛失误(两次警告升级为一盘负)或者游戏行动失误(三次警告升级为一盘负)对于比赛的整体利益来说并不是最好的。大多数情况下,给牌手这种违规会激发他对对手的不满,因为对手打得草率却“赢得了辩论”,或者裁判认为对手规则上更好而因此使他从中得利。我们不想因为我们处理了牌手的误解,却引起牌手之间的愤怒。

另一个问题是:你想把这个违规给谁?是做事的那个人,还是误解对手行动的那个人?记住,以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理解行动是人之常情!

  • 如果我们把违规给做事的人,这会导致牌手不愿意使用行事简化,而声明游戏步骤中的每件事。游戏将很难在时限下完成——甚至连一盘比赛都很难打完!你知道一步一步声明施放一个咒语要多久吗?试试看就知道了!
  • 如果我们把违规给误解对手的人,我们会让牌手打的越来越草率,试图创造一些歧义性的场面,并因此获利。我并不是说大多数人都会采用这种伎俩,但只要有一个人这么做,就会毁掉一场比赛……
  • 如果我们同时给两个人违规(嘿,让我们公平点!),我们实际上是鼓励牌手自己处理复杂的情况。并不是他们不想叫裁判,而是他们怕因为叫来了裁判而因此却被惩罚!这与我们在比赛中帮助牌手、维护比赛公正的初衷背道而驰。

遇到牌手交流不当应该怎样做?

违反交流原则违规只在问题的本质是因为公开、推断或私人信息导致的情况下才会给出。误解了对手,无论是用语言的方式还是做一个手势,都不属于违反交流原则。在游戏中,不可能完全杜绝牌手交流不当,即使不交流也无法杜绝,反而还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我们作为裁判,应该在问题出现时,最大限度的梳理这些问题的头绪。可能会出现一些“我说的跟他说的不一样”的情况,我们应该用自己的判断和感觉来做出裁定。不考虑游戏状态,公正的、尽所能的去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是我们为比赛的顺利进行提供的服务的一部分。这种服务应该让牌手自愿、轻松的叫裁判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害怕因为叫裁判而领到判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