鞑契可汗方针改动

作者:Toby Elliott(原文
翻译:申成皓
编辑:杜昊

IPG | MTR (暂未更新)

在详读这些文件的更新之前,请先注意一下关于我们如何在竞争级比赛中处理有关变身问题的重要声明:

在过去,我们会给予未能在游戏结束时展示变身牌的牌手以一盘负的判罚,如果你输掉了当前的这盘游戏,一盘负会延续到下一盘游戏进行。这表明了我们对展示变身牌这件事看得尤为重要。从原则上来讲,这样做却有些奇怪,因为我们通常将(非USC的)一盘负应用于违规发生的这盘游戏中。换个角度讲,用不具有变身的牌作弊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计划。如果这个生物被杀了或者回手,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被发现。而如果该牌手在比赛一结束马上收摊而不展示变身牌,这说明他已经输掉了这一局。因为牌手并不能靠这种计策获胜,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

所以,现在的正式处理方式是:将上述的一盘负应用于当前的这盘比赛(即未能展示变身牌的这一盘)。牌手们仍然需要展示他们的变身牌,如果他们刻意不这么做则可能是作弊。在比赛结束时快速收摊并拿走面朝下的变身牌仍然需要裁判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我强烈要求调查时在双方面前询问“这张是什么牌?”)

关于一盘负的另一个改动是,一盘负抵消的概念从套牌/套牌登记表问题延伸到了裁判同时给予对局双方一盘负的所有情况。其中的一个情况就是两位牌手都没能展示他们的变身牌。在这种情况下,两位牌手都输掉这盘游戏,但是这两个一盘负被抵消了。

IPG中最显而易见的改动在于引入章节1.4,用来指导游戏的倒回。我们将倒回的理念以及指导进行扩张,并将它放到一个新的小节便于大家查阅。在这个章节中我们同样强调了在倒回时洗牌所带来的潜在危险性,这很有可能在今后的标准赛制中有所体现。将有关倒回的细节移至章节1.4的同时,我们删除了违反游戏规则以及违反交流原则中的相关内容,而这些违规的处理方式现在更加容易阅读。在违反游戏规则的违规发生时,需要更加注意是否应该使用其他的处理方式,然后再考虑倒回。

额外抓牌这个判罚也得到了一些改动。在之前的定义下,额外抓牌需要定义在没有其他游戏行动失误之后,不过这么说有点太过宽泛了。这造成了一个常见的误区是,额外抓牌之前一定会有额外看牌的违规。这当然不是这条方针制定的初衷。将游戏行动失误缩小为违反游戏规则之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这样做也避免了牌手遗漏了一个无关的触发然后额外抓牌的一些场景。另外,如果在发现额外抓牌之前牌手手上本来没有牌,这现在是一种可以降级的情况,因为这种错误很容易修正并且对游戏的影响很小。游戏开始时不当抓牌也厘清了定义,现在只考虑的抓牌过多的情况,而抓牌过少的情形由违反游戏规则来处理。

最后一个改动是有关于物件处于错误区域的情况。以前的版本中,牌手有一个回合的时限来发现该问题,而现在关于这个问题的修正并不根据时间来决定。现在裁判可以在确信这样做不会过多影响游戏的情况下将该物件移到正确的区域。但是,如果牌手一直在根据该牌当前的区域做出游戏决策,那么应当保持当前的游戏状态不作修正。

剩下的改动是有关语法和文章结构上(例如我们移动了迟到这个判罚中的一些文字,让它能够与所在的分类名称更为符合,但是并未增加任何东西)。IPG是一份复杂的文件,我们欢迎任何能够增加此文件可读性的修正方案,并且感谢你们发来的建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