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点牌数到重建游戏状态

作者:Kevin Desprez(L5,法国)原文链接
翻译:杜昊

我们在执法实践中经常会遇到判断牌手是否多抓牌的情形。著名的例子比如Guillaume Wafo-Tapa在PT尼兹之旅上被指控多抓了一张牌(但在事后对录像的全面调查中证实了他的清白)。

这类问题解决起来并非易事。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并且时常会有一些信息缺失。但是,如果将很多不同的因素结合起来,是有可能清点牌数甚至重建游戏状态的。利用这些方法不仅能够用来判断额外抓牌,也在判断牌手是否多下地、甚至估算正确的生命值时有所助益。

深入理解额外抓牌

额外抓牌的判罚是一盘负的原因之一便是,游戏自然地限制了牌手每回合抓一张牌。要想抓更多的牌,你需要花费另一种有限的资源:法术力。
牌手可能会因为感觉对手多抓了牌而叫来裁判。当你遇到这样的牌手呼叫时,最好的处理方法是数清牌手获取牌的总数量。

第一步:先后手和调度

你最先问的问题应该是:

  • 谁先手?
  • 有人重调度吗?重调度了几次?

在双方都没调度的情况下,先手牌手在他的第一回合总共获取了7张牌,而非先手牌手在他的第一回合总共获取了8张牌。

第二步:确定当前回合

除非牌手施放过抓牌咒语,每位牌手每回合应该抓且仅抓一张牌。
因此如果你在先手牌手的回合清点牌数,双方获取的牌总数是相同的,因为后手牌手还没有抓他回合应抓的一张牌。
如果你在后手牌手的回合清点牌数,他获取的牌总数应该比先手牌手多一张。

这意味着,清点牌数还可以用来确定当前是牌手进行的第几个回合:
对于先手牌手,当前回合序数 = 获取的牌总数 – 起始手牌数量 + 1;
对于后手牌手,当前回合序数 = 获取的牌总数 – 起始手牌数量

看起来很简单不是吗?那么来加点料(keng)吧!

坑1:替换自身的牌

万智牌中有很多牌可以抓牌或搜寻牌库中的牌,例如沉思潮没水滨。从清点牌张的意义上说,这些牌会替换自身,使牌手合法的获取更多的牌。
如果有这类牌被施放或起动(而非被弃掉或放逐),在清点牌数时应当排除这些牌。
如果一张牌让牌手抓数张牌(如卜卦)或搜寻数张牌(如探寻天际),排除这张牌以及额外数量的其他牌(即卜卦多排除一张牌,探寻天际多排除两张)
在以此法排除其他牌时,一定要选择那些不会替换自身的牌!

这使得上面的公式进化了:
对于先手牌手,当前回合序数 = 获取的未被替换的牌总数 – 起始手牌数量 + 1;
对于后手牌手,当前回合序数 = 获取的未被替换的牌总数 – 起始手牌数量

坑2:能够让牌手重复抓牌或搜寻牌的永久物

诸如心灵塑师杰斯Land Tax克罗芬斯的骏马这样的牌在计算时会更加麻烦。看起来这些牌会让清点变得无从下手,但有时问清问题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 询问牌手,这些永久物的异能起动/触发了多少次。
  • 这应该能让你知道牌手因此多获取了多少张牌。
  • 如果牌手不能确定,确定当前游戏是在哪个回合,这些永久物结算的回合,以及这些回合中这些永久物所做的事
  • 例如,心灵塑师杰斯的第一个异能(+2忠诚)不会让牌手多获取牌,但第二个异能(0忠诚)会让牌手多获取1张牌(抓3张,放回2张)。

这种方法显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奏效,特别是在游戏已经进行了很久的情况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来看看在尼斯举行的万智牌世界杯上的这个例子:

在第8回合,先手牌手感觉后手牌手多抓了一张牌。清点牌数的结果表明后手牌手可能多抓了一张牌。说“可能”是因为主动牌手操控克罗芬斯的骏马,它可以从牌库顶下地。如果先手牌手从牌库顶下过地,那么这张地就不会算到他已抓牌的总数中,从而说明后手牌手有一张无法说明来源的多余的牌。

这看起来几乎无法判断。事实上,如果完全没有影响因素,这个案例确实无法判断。
碰巧,主动牌手有点卡地,场上只有4块地,坟场里还有1块。这种有限的资源可以帮助我来判断。于是我试图从主动牌手的角度重新回顾了游戏进程:

两位牌手都认可这个顺序,特别是第四回合的尼索斯2号、以及女像柱不是在第二回合施放的。根据这个准确的顺序,我可以据此判断出:

  • 尽管尼索斯是传奇地,主动牌手还是不得不在第四回合下尼索斯2号,这说明他当时手上并没有后面那块树林。
  • 虽然他可以玩错,但是看起来显然不太可能犯这种错误。
  • 当你有克罗芬斯的骏马在场的时候,唯一抓地的方式就是牌库顶连着两块地。这说明后面那块树林是从牌库顶下的。

那么符合逻辑的结论便是:非主动牌手的手里有一张无法说明来源的多余的牌。他因额外抓牌获得一盘负。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

  • 资源越是有限,就越可能重新推理出游戏进程。
  • 在给出你的结论之前,先确定两位牌手都认可游戏状态。这可以避免其中某人顺着你的推理说“我记不清”来耍滑头。

额外抓牌与少抓牌

IPG中说:“此外,如果牌手的手牌较应有数目为多,但他又无法说明多余牌张之来源,则此种情况亦属于额外抓牌。”
在如此判罚之前,你先要确认牌手真的多抓了牌,而不是对手少抓了牌。这也是为什么确定回合序数、根据回合序数清点牌张如此重要。
如果(因为无法确定回合序数)而无法判断是牌手多抓了牌还是对手少抓了牌,让牌数不足的牌手补抓一张牌,但不要判罚一盘负。

其他应用场景

当环境中有掘穴机制存在、或牌手不能确定他是否下过本回合的地时,分析游戏进程也是很有用的。这是在尼斯举行的万智牌世界杯上的两个例子:

在光滑的地面上挖掘

在第五回合,非主动牌手叫来裁判,他认为主动牌手的宝船巡游支少了费用,少放逐了一张牌,而主动牌手不同意他的说法。问题:在之前的回合施放过另一个宝船巡游,双方对当前放逐的牌数量产生了分歧:主动牌手说4张,非主动牌手说5张。

如果只是分析场面,这就是死胡同了,典型的“我说/他说”问题。但是,有一点帮助了我:电震地(即新圈地)。我根据牌手的记血纸和场面来分析游戏进程。
该牌手场上有5块电震地,一个找地地在放逐区,但他的总生命显示他只烫过4个“电震”,因为他当前生命是11。这说明其中一块电震地是横着进场的。两位牌手都认同第五回合的电震地是横进的。这说明主动牌手第四回合的电震地是竖着进场的,支付了4点法术力,上回合也就只放逐了4张牌。
因此他第五回合的宝船巡游没有少支费。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

  • 任何信息都有可能帮你分析游戏进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
  • 旁观者可能有帮助,但请确认他们没有偏向任何一方。总是单独与每位旁观者分别交谈。

下了两块地?

一盘游戏进行到了大后期(可能已经是第10-11个回合,而且双方都有可能有几回合没下过地),产生了问题:牌手是否在一回合内多下了一块地(在施放过一个抓牌咒语之后常有发生)。
清点牌数没有意义,因为这个问题不涉及额外抓牌。
判断牌手下了一块还是两块地,也就是判断他在回合开始时操控几块地。也就是在他的上一个回合末有几块地。

于是我试着重建他的上一个回合,询问他如何使用法术力、横置了哪些地、哪些地在回合结束时没有横置。
如果答案是“回合末tap out了”,那么就很简单了:查看他上回合施放了哪些咒语,把他们的费用加起来。
如果答案是“回合末还留费了”,也不是没有希望;你仍可以达成双方牌手的共识,比如对手可能会害怕一个2费的康,等等。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

  • 如果当前游戏已经进行了太久,无法从开始重建,你仍然可以部分重建游戏进程,从双方都同意的时间点开始,这可以是一个或两个回合之前。
  • 同样,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信息:鹏洛客的异能启动次数、某回合tap out出的生物在之后的攻击次数,等等。

小结

清点牌数和回合是厘清分歧时的重要技能。
额外抓牌、以及多下地,通常会给牌手带来巨大的优势。因此,清点牌数时万不能掉以轻心。

从清点牌数到重建游戏状态》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你该好好看别人怎么打牌了(Efficiently Watching Magic) | 裁判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