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回到未来

Riki Hayashi JC原文标题:Backing Up to the Future(原文链接
作者:林  礼纪(Riki Hayashi)
翻译:钟振鸣
校对/编辑:杜昊
译注:本篇文章中每一节的标题都是一个有关时空旅行的电影标题,编者将这些电影的海报附在文章中,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2014年10月的IPG新版本发布后,多了一个全新的章节1.4——倒回。短短265个字,阐述了这个常见操作的执行原则。从我成为裁判至今,就从未有过与此相关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正式说明。所以这265个字极具分量,至关重要。然而遗憾的是,很多裁判对此并不重视。

在大奖赛(GP)上,主审常常将GRV(游戏行动失误~违反游戏规则)或CPV(比赛失误~违反交流原则)引起的倒回问题委派给L3们。每当裁判们拿他们遇到的情景来与我讨论“倒回的可能性” ,我就越发清晰的意识到,章节1.4中的新内容正在被忽视。这段文字就在IPG文档的前面,虽然处于不太起眼的第一章末尾。

命运之门

thumb在我们展开深入讨论之前,先来看看这样一个局面:牌手A让过自己的回合,牌手B决定在A的回合末tap out施放地下指命。她选择了“将目标永久物移回其拥有者手上”并指定目标为A操控的海岛,还选择了“抓一张牌”。牌手A没有响应,地下指命结算。海岛回到A的手上,B抓了一张牌。A没有后续动作,B在自己回合重置地的时候发现,他方才用来施放地下指命的4块地中,有一块是沸腾山湖。场上并没有可以支持沸腾山湖横置产费的物件(比如约墓或者红月)。花点时间考虑一下这个局面,如果你是当值裁判,你将做出怎样的判罚。我们将在稍后回到这个问题。

源代码

origin在本文中,我们会按照IPG的指引,来着重讨论像是GRV或CPV这样的违规所引起的倒回问题。在CR的717章节处,对于如何“处理非法动作”给出了方案,用来解决类似在施放咒语过程中(CR 601.2)所产生的问题。请注意这与IPG1.4所说的倒回并不相同,后者是由发生错误后继续进行比赛所致。当咒语成功结算,或是某些动作已经发生,CR中的处理方式就不再适用,此时你应当根据IPG来考虑是否应当将游戏倒回。

在做出任何判罚时都一样,你应该尽职的进行询问与调查。即使根据牌手的描述你已经大致了解事情经过,仍然不妨多问一句“在这个咒语被施放后还有其他事发生吗?”,如果答案是“否”,你才可以继续进行倒回:将咒语移回施放者手上,恢复那些用来施放它的费用。

安全没有保障

ff0050071790428c9f83947f679868a4_big在讨论是否需要倒回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总是给裁判们带来最大的困扰:“当你让游戏继续进行之后,牌手们将会如何决策?”

这个概念和时间旅行的故事很相似。当你倒回了游戏动作,就如同你穿越到过去,追溯至错误发生之前的时点。当你纠正错误时,你就改变了历史。当你让游戏恢复进行时,你也就开启了新的时间线。就像Brown博士在《回到未来2》中向我们展示的那样,对过去做出的任何改变,都可能对未来产生巨大的颠覆。如果你不能回答前面提出的问题,就说明你并未考虑在新的时间线中比赛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考虑下面这个例子:

AP(主动牌手) 在自己的战前主阶段施放了陷入悲痛,杀掉了NAP(非主动牌手)的鬼怪闹事头,并用1/1的灵道探求者(被陷入悲痛-2/-2又因为触发灵技+1/+1)攻击。在宣告阻挡前,NAP施放了扬起警报,然后用一个士兵衍生物阻挡灵道探求者,双方都没有动作,两个生物被交换掉。在战斗后行动阶段,AP发现他之前使用的陷入悲痛并不合法,因为他只有一点黑色费用。

面对这一情形很多裁判会选择倒回,毕竟,需要倒回的动作非常简单明了,依次是:

  • 将灵道探求者(已横置)和一个士兵衍生物移回战场;
  • 将两个士兵衍生物删除,将扬起警报放回NAP手中,然后重置那两块曾用于施放它的地;
  • 重置灵道探求者;
  • 将鬼怪闹事头移回战场;
  • 回退陷入悲痛的占卜效果,将AP的牌库重新随机化;
  • 将陷入悲痛移回AP手中,然后重置那三块曾用于施放它的地。

我们可以顺理成章的倒回这所有的动作,但当时间线被重启时,会发生什么?首先,AP能否合法的施放陷入悲痛,取决于他有哪些地,以及本回合他是否下过地。这显然对游戏的走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AP还会用灵道探求者进攻吗?也许不会了,因为它知道NAP的手中有扬起警报,而他不愿拿它去交换两个士兵衍生物。如果AP不再攻击,NAP还会在AP的回合末施放扬起警报吗?也许也不会了,因为她知道AP手中有陷入悲痛。很多时候,已知信息是影响比赛是否应该执行倒回的最危险的因素,这一点在IPG的1.4章节中已经明确指出了。如果战斗诡计,去除咒语,或者康已经被施放过,你该明白,如果将这些被额外暴露给对手的信息置之不理而只是单纯的倒回,会对游戏产生巨大的干扰。

回到未来

trim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的局面中,你会采取倒回的判罚吗?为了了解裁判们的大致想法,我将这个问题发在了Facebook上的几个裁判群组当中。超过1/4的裁判们都支持倒回,但是在有人搬出章节1.4之后,大家又开始纷纷倒向不倒回。

完整起见,我们来看看要将游戏恢复到发生错误之前的时点,需要倒回哪些动作:

  • 重新横置牌手B的地。(如果它们还没被横置的话。因为问题被发现时B正在重置他的地,所以B需要重新横置它们)
  • 从B手中随机抽取一张牌放回牌库顶,如果因为任何原因导致双方牌手都知道被抓起的牌是什么(比如场上有克罗芬斯的骏马),那么你就可以放回已知的那张牌。这里并不属于这种情况,所以我们放回去的是一张未知的牌,但也仍不妨向他的对手多问一句“有没有什么原因让你知道了他刚才抓的什么牌?”
  • 将一张海岛从A的手上放回战场。
  • 将地下指命从B的坟场移回她手中。
  • 重置B用来支付底下指命费用的4块地,你会发现我们刚才特意横置过这些地,是的,这样做确实显得累赘,但完整的经历一遍所有发生过的动作以确保你没有遗漏任何细节是一个好习惯。

总的来说,完成这些动作并不复杂。然而,这个局面中的主要问题在于那张从B手上随机抽取的卡。结合场上的沸腾山湖来看,这开启了通往新的决策树与时间线的大门。如果B不需要那张被随机放回牌库顶的牌,她可以随心所欲的找地,然后再施放地下指命,那么这次倒回就使她额外获得了一发“脑力激荡”。而如果她需要那张被放回牌库顶的牌,她可能会不得已的找地,一张好牌就这样被洗走了,或者她可能选择不找地了(即使这样会无法使用地下指命)只是为了确保下回合她能够抓回那张牌。事情于是变得畸形起来。

章节1.4的最后一段对这种情形专门做出了说明:

“涉及随机/未知元素之倒回应谨慎处之,在进行倒回会导致或极可能导致牌手最终手牌内容与正常完成抓牌动作之结果不同的情形下尤甚。举例来说,除极特殊情况外,在牌手能够将牌库洗牌的情况下,不应将牌放回牌库中。”

时空恋旅人

001TUtYjgy6LnmAp8pA4a

鉴于上述情况,你可能会开始认为,抓牌之后就绝对不能倒回了。然后这是不正确的。如果牌手A非法的施放了一个咒语,并让过回合,然后牌手B抓牌,下地,这时候倒回就是一个合理的决定。

即使在这样简单的例子中,你也应该考虑到你所执行的倒回动作之外的游戏情形,我们来假设一下,现在战场上B拥有一块我们的宿敌——找地地。因为有约墓的存在,所以它一直没被掰掉。这时倒回就会使情形变得复杂,如果你从B手中随机抽取一张牌放回牌库顶,B也相当于获得了一发额外的脑力激荡,他可以通过找地来尝试抓一张不同的牌。虽然找地地不再是问题的根源(像在之前那个地下指命的例子中),但它仅仅是存在于战场上,就会产生这样的问题。

所以这意味着如果战场上存在着找地地,你就不应该执行倒回的动作吗?这也是错的。让牌手获得一发额外的脑力激荡并不是一个不能跨越的障碍。我们需要做的是在纠正错误与尽可能少的影响游戏之间做出权衡。假如牌手A触犯了GRV,施放咒语时横置魔力聚流却没有烫血,这与他施放了这个咒语但因为缺少某色法术力而根本无法付费的情况是相去甚远的。维持游戏的现状后,牌手A多了一点生命值能够被接受,但场上站着一个因为卡色而本不该被放出来的旭日天尊艾紫培就不行了。

时光大盗

dHOucFKHDP9fu6w9ef4YPkh4BSx在之前的裁判讨论中,有的裁判提到IPG1.3中的内容:

“这些流程不会也不该考虑游戏进行过的部份、游戏目前的状况,或是谁会因此流程与所连带的处罚而得到策略上的好处。此流程只是试图要“修复”游戏的状况,遗漏一个小细节或是表现出对某牌手的偏袒(即使不是有意的),都不是好主意。“

很多人在纠结,在决定是否倒回游戏时,不应该去考虑会不会由于抓牌/找地这样的原因而带来额外的脑力激荡。因为他们认为这和“不会也不该考虑游戏进行过的部份、游戏目前的状况“这一叙述相违背,这种断章取义的引用也是不对的。章节1.3的题目是“应用处罚”,引用这一叙述需要符合它的适用环境。在很久以前,裁判们需要去评估错误的严重程度来选择如何判罚——曾经有裁判因为牌手在洗对手牌库的时候翻开了其中一部分而给出了一盘负的判罚,理由是暴露出来的牌的数量和内容被认为“非常严重”,因为可以从中推测出对手在打什么样的套牌。

上述条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裁判做出这样的判罚。你在决定是否倒回游戏时,必须要“考虑游戏进行过的部份、以及游戏的当前局面”。那么谁会“得到策略上的好处”呢?难道我们在决定是否倒回抓牌或找地等操作时,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吗?难道我们不需要去衡量一张牌被放回牌库顶所会对游戏策略造成的影响吗?

把“战略优势”和“战略决策”区别开来,是很重要的。将一张随机的卡牌放回牌库顶,再通过找地地将它洗走,这对牌手来说可能是有利的,也可能是有害的。事实上会有很多牌手选择不找地和施放地下指命,而确保能重新抓起牌库顶的那张牌。这种倒回带来的是一个开放的战略决策。好好评估这一点,而不是评估优(劣)本身,特别是当我们需要倒回游戏并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一张随机卡牌的时候。

一声惊雷

12621131_2005090116113789633700还有与“倒回”和“保持游戏现状”不同的另一种意见是“让牌手现在就使用沸腾山湖找出一块地来”,要记住,我们的例子中地下指命已经结算,抓牌已经完成,我们正处于牌手B的重置步骤。

少数人勇敢的选择了这一处理方式,说他们勇敢是因为这种处理方式违反了我们的书面原则,这称为背离方针(deviation)。这种背离方针的处理方式虽然看起来十分合理,也确实可能适用于一般级别的比赛,但在竞争级别中,遵从原则是至关重要的。这是因为我们需要在所有比赛中保持判罚的一致性。有人认为,我们在“倒回”和“保持游戏现状”上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了。的确如此,但这不是增加新的不一致方案的理由。而且,这篇文章的部分目的就在于,在章节1.4的引领下,提高我们判罚的一致性。

目前方针中只有4种“默认修正”是有原因的(而马上找个地出来显然不在此列)。这是因为,方针中的“默认修正”需要保证能在大多数情况下被正常使用。“马上找个地”这一方案当遇到了“如果玩家的套牌里已经没有能够被合法找出来的地了”这种情形时,那简直就是噩梦。这种情况在我们4回合地下指命的例子中也许不用去考虑,但在游戏后期,当我们试图用相同的方法去解决问题的时候就很危险了。在T2和摩登赛制中,很多对局里都会出现牌手们已经无地可找的情况。如果要加上“马上找个地”这一默认修正方案,那么也许必须要让裁判看看牌手的牌库里是否有合法的地可以被找出来。如果这样做的话,会带来更加混乱的局面。

明日边缘

trim-2穿越时光,回到过去,修正错误,改变历史,这听起来充满诱惑。但如果你看过随便什么关于时空旅行的科幻故事,你就会明白,即使抱着最好愿望,事情也总会变得不尽如人意。穿越回去杀掉希特勒?好吧,然后斯大林统治了世界然后也许会杀害更多无辜的人。更离奇一点也有可能,外星人接管了这个星球。

因此在万智牌比赛的执法中,对于是否需要将游戏倒回这一点,需要慎之又慎,而不能仅仅单纯的考虑那些需要回退的动作。我们需要仔细衡量“倒回”与“保持现状”之间哪一种对游戏的破坏和影响更小。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保持游戏的现状。最终,牌手们不仅导致了全新时间线的出现,还要让他经历各种游戏决策的考验。作为裁判,我们的职责是在这些游戏决策与原本的违规造成的错误之间进行衡量,并在两者之中选出对游戏伤害最小的那一种。有时候这意味着我们会做出一些在牌手看来不太好的决策。也许牌手们并没有完全考虑过倒回抓牌/找地的问题会带来的各种决策分支。在这个时候,章节1.4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解释,我们可以这样告诉牌手们:“倒回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方案”。

因此请谨记:在开始时光倒流之前,仔细斟酌,三思后行。

Riki-BttF-742x102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