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好好看别人怎么打牌了(Efficiently Watching Magic)

原文作者:Kevin Desprez(法国5级裁判)
译者:Alex Yeung / 校对:许兆本 / 编辑:杜昊

A2C5AD47-D970-4654-A5B5-42136B016286

十几年前,我曾经是个热衷于竞技比赛的牌手。只有我拿到了某个PT资格之后,我才会去执法对应那个PT的PTQ。正因为当年的这些经历,使得我很喜欢看别人打比赛。我非常享受旁观那些紧凑的高水平对局。我还记得在“再访拉尼卡”专业赛上,那场李诗天对局Eduardo Sajgalik的8强比赛,真是刀光剑影精彩异常:无数的机会、无数抉择,两边都小心翼翼计算着以免自己犯错的同时,亦虎视眈眈对面的漏洞。(好吧,拿我自己来举例似乎有点极端;虽然也有一些裁判曾经是著名的牌手,但是显然其他大部分裁判都不是。)

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一直致力于宣传在执法比赛时“观看对局”。一部分裁判表示他们自己平时比较少打牌,所以看不懂对局里面发生了什么,并且一直盯着看感觉也很无聊。下面我就分享几个技巧,让“观看对局”变得更有趣。

【基础】观看“生命值”

这个十分简单:你停下来,看一下对局双方牌手的记血纸,确定两边的数值是一样的。在这个充满着“找地地”、“痛地”、“新圈地”和“攫取思绪”的环境,你经常会找到问题。法国3级裁判Guillaume Beuzelin在尝试做这个事情之后回报说,每一轮他都能找到5-10个双方记录的生命值不匹配的对局。

而且,就算双方的记血纸一样,你还是可以留意一下这个生命数值是否符合实际情况。例如,看一下两边的坟墓场,是不是有“找地地”或“思绪”等。在还没有生物攻击之前,这么做还是可以有一定效用的。

【基础】观看“比分”

尤其是一轮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了解当前对局的比分(几比几)能帮助你判断先拿下一盘的牌手,是不是有“拖延”的嫌疑。事实上,如果一个玩得很慢的牌手是先输了一盘的,那么你很大几率可以排除他在拖延时间。(但并不表示他没有“游戏进行过慢”哦)。与此相关的,在你到达那个桌子之后立即开始估计对局的节奏能够帮助有效处理“游戏进行过慢”的问题。因为当你在观看中注意到牌手对局的节奏太慢才去考虑“游戏进行过慢”的话,可能处理已经为时已晚。关于“游戏进行过慢”和“拖延”更多的内容,你可以在这里找到。

【基础】观看“备牌”

针对某个颜色的牌一般很少在主牌出现。如果你看到牌手在第一盘的时候手里就有“异端怒视”,可能很值得你去看一下他的牌表,看看是否有任何违规在里面。下面有个在2015年丹佛大奖赛上发生的小故事。

美国3级裁判Steven Zwanger在观看一个对局的第一盘对局中,看到了一张“异端怒视”,然后他又看到了牌手把另一张“异端怒视”占卜到了牌库底。这个奇怪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并查看了他的牌表。结果发现“异端怒视”不在他的主牌当中。

他立即询问牌手是否把“异端怒视”放在主牌,牌手回答“是”。他请主审介入后,主审判断是这个牌手认为自己会得到“一局负”的判罚,所以刻意不通知裁判从而希望逃避惩罚。

尽管这个牌手已经特意没有使用“异端怒视”(特别还是在异端怒视能够发挥作用的对局中)。但是基于他为了试图逃避判罚而选择不告诉裁判,他因“举止违背运动道德~作弊”被取消资格。

【基础】注意“战斗”

(由英国3级裁判David Lyford-Smith提供)

如果战斗场面十分复杂,在自己心里默默计算一下战斗伤害,然后看一下是不是双方牌手也是得到这样的结果。事实上,在战场十分复杂的情况下,牌手很容易遗忘一些事情。

如果你的结果和他们不一样,先自己确认一下你是不是遗漏了一些“不明显”的系命异能(或者一些是明显的系命异能,例如:“厄睿柏斯的神鞭”);或者是+1/+1的膨胀效应;或者+1/+1的指示物。

此外,这个也训练你的大脑,让它能更快速地去计算!

【基础】注意“下地”

(由西班牙3级裁判David de la Iglesia提供)

很多牌手都有这样的习惯:先下一个地;然后陷入沉思;然后施放一些咒语或者起动几个异能;然后攻击。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通常都会问:“我下地了吗?”。而通常,没有人会记得到底他们下了地没有。

更甚者,例如最近在布鲁塞尔专业赛发生的事:在第6轮的时候,Patrick Chapin一回合下了两个地,却没有人注意到。

“观看”下地是可以养成一个习惯的:当你看到牌手下地的时候,你伸直你的右手食指,然后继续观看对局。当到另一个牌手回合的时候,收回你的右手食指,然后这次改伸直左手食指。如此类推。

之后当你被问及下地与否的问题到时候,很简单,你只要看下手指就知道答案了。如果牌手表示不确定,你还可以根据这篇文章介绍的方法来进一步检查。

【进阶】计算“牌的数量”

尤其是在刚开局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数一下每位牌手抓取的牌的总数,来尝试判断是否出现了额外抓牌。如果之前没有结算过其他“搜寻”或者“抓牌”效应,两位牌手的牌数差应该在一张以内。如果不止一张,询问一下牌手们是不是有调度过。

有趣的是,很多牌手都习惯性地倒弄自己的手牌,而这恰恰方便我们观看他手牌的数量。

关于如何“数牌”的详细步骤,可以在这篇文章中找到。

【进阶】观看“对局的关键”

(由英国3级裁判David Lyford-Smith提供)
(译者按:这个例子在翻译上有一些歧义,所以建议看一下原文。)

尝试观看什么东西是左右这个对局的关键,去了解牌手们有可能作弊的“潜在的动机”。比如说,如果战场上有一个飞机已经让没有空军的对手进入倒数计时,那么就要留心对手会不会把自己的飞机/去除码套出来。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例子,看看为什么这个要素会有关系:

主动牌手有7个地,面朝下施放了一个变身咒语,然后横了2个“沼泽”并放逐坟墓场中全部的牌(3张牌)来施放“苏勒台腐食艾文”( “苏勒台腐食艾文”的总法术力费用是{5B}),这就还剩了2个地来留给“眩目壁垒”。

这看起来很有嫌疑!但是,非主动牌手的主要威胁是一个“不能被阻挡”的生物,而这个生物每回合都会被“眩目壁垒”横置。非主动牌手没有具有飞行异能的生物。放下这个3/3飞行生物并保持费用开放毫无疑问给主动玩家带来了优势,但并不是决定性优势。尽管有这个生物是挺不错,但是没有了也不会立即输了。

这个情况发生在龙命殊途的专业赛上。基于上述的理由,我觉得这个只是一个无心之过,而不是作弊。

现在,你没有理由不去“观看对局”了吧?(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