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裁判月报——2016年1-2月合集

    裁判月报是报道大中华区最新消息与全球裁判计划重大新闻的月刊,旨在让大中华区的裁判知识能够与世界保持同步。
    本期裁判月报贡献者:杜昊 周磊 易通
    Contributor:Hao Du  Lei Zhou,Yi Tong
    如果你有消息与大家分享,请发送电子邮件到zhoulei86@aliyun.com Nov-Important

    新无色法术力符号

    如果你还未被问过新无色法术力符号相关问题的话那么你一定被问过这种问题:致远星战况如何?Matt Tabak为这样的你准备了一篇介绍守护者誓约机制的博文

    回报DQ

    如果你要回报DQ但却不知道从何开始的话, Brian SchenckAlejandro Raggio在论坛中发布了一些小贴士来帮你理清思路。如果你是某场比赛的的主审的话,请务必阅读主审取消资格流程,当出现取消资格的情况下须按此流程处理。

    【模范计划】第三期认证与突出事迹

    第三期模范计划的奖励才刚刚发放完毕的同时,第四期也已告于段落了。别忘了提交对优秀裁判的工作认可。如果你需要一些灵感和启发的话,Eric Levine“特别优秀”的认可文章对你可能会有些帮助。下一个模范计划的问题是什么?看看这篇文章了解新的实验性政策。

    Nov-Documents

    守护者誓约规则和方针文件

    规则和方针文件的中文翻译版均已更新至守护者誓约最新版!
    请点击以下链接查看或下载。
    CR | MTR | IPG

    IPG精解更新

    这份关于IPG的详细解读文件的中文翻译版也更新到了守护者誓约最新版。在这份文件里请着重阅读第2.3节,即本次IPG更新中,新增的违规:非公开牌张失误(Hidden Card Error, HCE)。
    请点击以下链接查看或下载。
    Annotated IPG / IPG精解

    裁判文章中文站

    由来自香港的裁判Alex Yeung带领的裁判文章翻译团队正在无私地奉献业余时间,来贡献给大家最新的裁判文章翻译。请在此关注Alex和他的团队成员的翻译成果,获取最新的裁判知识:
    裁判文章(中文站)

    Nov-Community

    新晋裁判

    姓名 地区 新晋级别 面试考官
    刘云帆 上海 1级 张驰
    徐旭临 上海 1级 张驰
    韩毅 太原 1级 张天启
    岳明 北京 2级 张天启
    张弘强 合肥 1级 王承佶
    石昊辰 北京 1级 梁延杰
    沈路平 杭州 1级 George Gavrilita
    Wilfred Ng 上海 1级 李骥
    李小川 天津 1级 李立新

    牌手禁赛名单更新

    以下牌手已经解禁/禁赛,或将于近期解禁:请所在地区的裁判们注意

    姓名 DCI号码 所在地区 禁赛起始时间 禁赛结束时间
    Cheng hao 6214017086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Chen zhu 6300253454 河北 2015-03-20 2016-03-20
    Wang peng 2213960880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Wang yang 7214041716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Zhang kai yuan 26498933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Zhang xu 7214044764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Zhang yi meng 8223747700 天津 2015-03-20 2016-03-20
    Zhu yi nan 7300384374 上海 2016-03-01 2016-09-01

    完整的中国地区禁赛牌手列表请移步JudgeApps链接

    Nov-Answers

    2015.11期

    1. 在竞争级REL下,进行到第二盘时,牌手从他的牌库中抓到了一张属于他对手的牌。两位牌手都获得一盘负,由于同时获得的一盘负不会计入总分,他们将会重新开始第二盘。
    我的问题是:应该给这两位牌手加时吗?如果给加时的话,应该给多少?(假如已经无法确定原先的第二盘比赛进行了多久的情况下)

    A:竞争级REL下,每位牌手会因套牌/套牌登记表错误获得一盘负,我们结束这一盘,修正套牌,然后重新开始第二盘–两个一盘负会抵消,不计入总分。
    因为判罚的原因是牌手自己造成的,我只会给牌手两三分钟的加时,也就是我解决问题所花去的时间。加时是用来补偿牌手因比赛工作人员的工作而无法比赛的情形的–例如裁判做出裁决、套牌检查、或在水洒了之后把牌手移到其他座位上,等等。

    2. 因为远探牌很值钱,你会(在比赛中)为远探牌制作代牌吗?

    A:请一定不要如此做。不要为“值钱”的牌制作代牌。另外也要注意:方针不支持为列表牌制作代牌。牌手必须使用列表牌或不透明的牌套。

    3. 我在试着帮助本地店家减少比赛的用时。这是我们商量后得出的可能选项。哪些是可以做的?
    1) 让每轮的时限缩短到40分钟
    2) 让比赛比建议轮数少打一轮
    3) 强制0分钟(迟到)一盘负
    4) 在时间到后结束对局,生命较高的牌手获胜

    A:3和4不可以。
    想要缩短比赛用时的话,询问牌手和TO一些问题:
    比赛总是按时开始,还是经常会出现很多压着时间来报名的牌手?
    可以早点开始吗?早30分钟或1小时?(并问问会因此少来多少牌手)
    下一周我们可以缩短每轮的用时吗(并以此知悉牌手们,不要打太慢的套牌)
    让每个人都去做他们可以做到的,这样每个人就都能早点回家了!

    4. 牌手A操控牌手B的姆拉撒育碧灵。我知道育碧灵死去的时候牌手A操控这个触发,但是牌手A可以选择执行从牌手B的坟墓场放逐育碧灵的选项吗?

    A:是的,牌手A可以选择放逐这张牌。并没有规则阻止牌手A从牌手B的坟墓场中放逐姆拉撒育碧灵,所以即使育碧灵死去的时候是在另一个牌手的坟墓场中,牌手A可以选择放逐它并拿回目标牌。

    5. 在AP的战斗开始步骤,NAP施放神妙兵法。在宣告攻击者步骤中,NAP迫使AP用3个生物攻击。但NAP操控了宣导,此时AP叫来裁判询问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他操控6个未横置的地,并且他知道他不会被强制横置这些地来支付宣导的异能费用。如果他选择不起动法术力异能,会发生什么?游戏会回到宣告攻击者之前,但我们又会从头再来一次。这是一个循环吗?

    A:与此情况相关的关于循环的规则是716.5,其中解释了牌手不能被强制执行不是循环中一部分的动作来结束循环。在这个例子中,这意味着AP不会被强制横置地来结束循环。
    然而,这里NAP必须执行不同的选择——要么他选择什么都不攻击(这一定是合法的),要么与AP进行交流,来确认(如果有的话)什么样的攻击方案是AP愿意接受并支付宣导的费用的。

    2015.12期

    1. 我释放(复制品不能释放)了3个热病祭礼的复制品和一个魔力塑型(产了至少1点的蓝色法术力)然后释放净空繁殖地, 此时还飘着1点蓝色法术力。我的对手响应风暴异能触发释放虚空黏泞(这是他本回合释放的第一个咒语)。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我用云散反击了它风暴异能成功结算。那么问题来了:净空繁殖地究竟应该被复制多少次?4次还是6次?

    A:风暴计算的是具风暴异能的咒语在释放之前的咒语数量。它不会将任何在风暴异能在堆叠中时的咒语计入这个风暴的“风暴数”。在你的例子当中,由于在净空繁殖地释放之前有4个咒语被释放过因此复制4次。在净空繁殖地进入堆叠后才释放的两个咒语不会被计入该咒语的“风暴数”。

    2.有一个牌店老板同时也是一个很优秀的牌手。我们称他为“Willy”好了。Willy经常会亲自在售前现开中打一打。

    他自己设计了一个比赛中的小游戏。取名为“狩猎Willy”:

    a)谁和Willy对局奖励一包

    b)谁击败Willy,在赢一包。我觉得这个点子确实不错,并且想要把这种玩法推广到我的LGS(那里有一些很棒的牌手)。但在这样做之前,我希望确保这之中的一切都是合法的。

    A:Hmm,这没问题的,也是一种很有趣的奖品分配方式。

    我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所有科罗拉多州的前冠军都在赛前获得一个奖励包,如果你击败了他们,你就能获得一个补充包。

    由于牌技基础,他们输给其他牌手的次数不会特别多,所以其实没什么风险。

    1. 主动牌手释放太古泰坦,异能时找了维苏瓦华光喷泉。维苏瓦进场复制华光喷泉(他场上还有一张析米克生长室和一张树林)。异能结算,他获得了4点生命。

    在回合结束时,NAP释放迅咒法师但被AP的逸散条约反击。至此游戏被裁判暂停。

    我给了AP一个GRV,NAP一个FTMGS。我认为由于此过程以展示了太多信息而不便于倒回。故比赛继续。当我与其他裁判讨论此事时,发现部分倒回可能在这里适用。
    A: 部分倒回在此不适用,因为维苏瓦没有创造静止式异能。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理论问题,这里有很重要的区别。万物使者喊神器显然是不合法的,这是永远不能出现在游戏中并且会导致游戏无法进行的违规。然而,维苏瓦复制华光喷泉就还好,在这个例子当中,游戏进程虽然没有那么正确但结果是合法的。请将部分修正应用到大的错误当中,因为这些问题不能出现在游戏当中。

    4.Norman释放怒火核欧那斯之后让过回合,此时他只有1张手牌。Alex重置后想要知道Norman上回合在释放欧那斯之前有没有下过地,从而做出自己的选择。

    对于Alex来说,如果Norman上回合没有下地,那么他手里有极大的可能没有地,于是他问Norman:“你上回合下过地没?”Norman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吗?
    A: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判断问题所涉及到的游戏动作是否依旧影响游戏状态,此例中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个问题是就上个回合的动作提出的并且上回合是否下过地对现在的游戏状态并无影响。

    确实,唯一收到这个问题影响的就是Alex能够从中猜测到的战略信息。但是Norman的手牌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开信息。

    所以我的建议是告诉Alex“请多注意观察。”

    1. AP启动维林逸才杰斯的异能,抓一张弃一张之后坟墓场已有5张以上的牌但他没有意识到就让过了回合。NAP抓牌让过。AP又一次启动杰斯的异能依旧没有转化杰斯。此时NAP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叫来了裁判。经过调查后判断不存在欺骗行为。请问在这一例子当中发生了哪些违规?

    A:GRV在这里不适用,因为杰斯的异能从上上个回合就应该被触发了。这之中也不存在DEC。我们认为在这个问题当中应当给予AP GPE-GRV,给予NAP GPE-FtMGS。

    作为修正,我们既可以让游戏进行,也可以倒回。我建议不要倒回到AP之前的回合,因为已经过了太长的时间。考虑到AP在第二次抓弃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可以在他们结算完异能后立刻将杰斯翻面。如果在这之中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可以将转化异能放在它第二次异能启动后正确的位置上。

    6.我们应该如何解决牌手们在不询问对手是否响应就自顾自地抓牌?这看起来显然是DEC判罚,但是应该如何何修正呢?

    A:这其实并不该判DEC,因为这张牌在之后确实是要抓起来的;这也不是OoOs,因为一切都正确地进行。这只是由于打得过快以至于对手没能来得及响应。如果对手确实想要阻抑或者是想在抓牌之前做点事的话,简单的到会也未尝不可。

    因为AP在异能结算之前没有让过优先权,理论上违反了游戏规则,但是你也要体谅牌手要打15-20局的比赛。简单来说,有些理论上的东西不能一直在现实操作中适用的。正如Toby所说,我们对于给出判罚应当十分严谨。你不必在每次对手说“他没给我时间响应”时给牌手一个GRV,当然在抓牌前先向对手确认是个好习惯,但不这么做也不是什么十分严重的违规。

    2016.1期

    1. AP操控首领阿娜芬札劫特叛徒卡力塔。阿娜芬札是第3回合出的,卡力塔是第四回合出的。NAP操控空壳螳人。在第五回合,AP对空壳螳人施放黑暗之攫(目标生物-4/-4)并结算。在这个例子中,AP能否获得灵俑衍生物?

    A:阿娜芬札和卡力塔都有一个替代式效应,并试图替代同一个事件:对手的一个生物将要死去。如果两个或更多替代式效应试图替代同一个事件,操控受该事件影响的永久物的牌手来选择应用哪一个替代式效应。(其他的替代式效应只有在应用该效应之后仍然适用时才会继续应用。)

    2. 如果你复制一个具有潮涌异能的咒语,该咒语是否算作“已支付潮涌费用”?

    A:Matt Tabak在Twitter上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OGW的发布释疑上搞错了这个问题,支付潮涌费用施放的咒语(例如触手压境)之复制仍然算作已经支付了潮涌费用。

    3. 元素共振与一般法术力的互动现在是如何运作的?既然无法加一般法术力到法术力池中,是否应该改为加等量的无色法术力到法术力池中?

    A:是的,在这一点上没有改变。元素共振与一般法术力的互动与以前并无差别;如果它试图加一点用一般法术力代表的法术力到你的法术力池中,它会加等量的无色法术力到你的法术力池中。

    4. 假如说我们正在一场竞争级REL的比赛中对局,坐在我们旁边的一桌叫了裁判。我们正在两盘游戏之间,并且我们也是认证裁判,我们听到了判决的结果并且巡场裁判判错了。叫裁判的两位牌手都没有上诉。我们可以建议牌手上诉吗?我们有义务介入吗?我们应当如何做?

    A:外来协助的定义中不包括对牌手做出“你应当上诉”这样的陈述。即使如此,仍然有其他方法解决这种情况——例如要求离开桌前与该裁判交谈,告诉他你的观点、或要求另两位牌手停止对局并跟裁判交谈。当然了,考虑到时间和专注点的因素,你直接告诉那两位牌手你应当上诉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5. 在拿起牌来抓牌/占卜/做其他动作时不小心拿多了牌的情形下,是属于额外看牌(LEC)还是非公开牌张失误(HCE),其中的区别是否在于立即发现的问题应当是LEC(第一张牌将被抓起或占卜,第二张牌将被洗回牌库的随机部分),而牌手已经将牌放入手中或有可能改变它们顺序的时候则是HCE(此时应该对手牌或占卜的那堆牌使用打住念头式修正)?

    A:我认为IPG中的例子是非常有帮助的。
    A. 牌手在洗对手套牌时意外地翻开(掉落,翻转)一张牌。
    B. 牌手抓牌时多带起了一张牌。
    C. 牌手在将套牌给对手洗或切时看到了牌库底的牌。
    D. 牌手起动已经不在战场上的师范占卜陀螺,并在失误被发现之前看了三张牌。

    例子A和C是十分显然的。
    例子B中,额外的那张牌可能被看到,但重点是它一定还没有加入到另一堆牌中——通常是手牌中,但有时可能是其他牌堆。
    例子D可能会坑到我们,因为我们遵循了一个会产生“一堆牌”的指示——所以看起来这可能是HCE。
    假如说你在结算“展示牌库顶5张牌”的效应(例如领受神言),你翻开第1、2、3、4张牌之后,又翻出来两张粘在一起的牌。在此时,我们知道第六张牌是什么,那么就将其洗进牌库并给予LEC判罚。
    师范占卜陀螺给出了一个有趣的例子:你起动了一个仍在场上的陀螺,拿起了牌库顶3张牌开始检视——却发现拿起了4张牌,其中一张粘在了另一张上。这些牌并非公开信息,(根据HCE的定义)顺序也无法知悉,这时我们便有一堆牌,它的数量过多,信息是隐藏的。我会按HCE判罚这种情况,而且我也能理解牌手会说:“嘿,这难道不是额外看……吗?”

    6. 塑质恶体死去了,其操控者宣告了异能,但抓了牌却没有展示。你应如何做?

    A:这个失误可能“仅凭可公开获知的信息无法修正”,并且我们根据已知的情况,“触犯此失误的行动时未得到对手的许可”。
    因此,牌手展示其手牌,对手从中选择0张牌——因为本例中并没有“过多或无法验证”的牌。因为没有牌会被洗回牌库,所以不需要洗牌。
    如果此时手中只有一张牌,那么“该区域只有一张牌”,可以适用简易修正,即“请展示这张牌”,并且这是GRV。

    在创造HCE这条新方针时,物灵智者妮莎的+1异能在讨论时被经常提起。这种异能在牌手的手上有0张牌、1张牌或手里全是地时结果十分不同,因此显得十分怪异。就算我们能够展示手牌来解决(手牌里都是什么的)问题,我们也无法根据情况来制定不同的修正。

    事实上,IPG的原文中对此已经有处理的方法:

    在确定多于应有数量之张数或无法验证之张数后,由其对手从中选择等量的牌。将这些牌张移回其原本所处区域。

    妮莎的异能要求你验证该牌是否应该进入手牌而不是战场;因为这个错误无法根据可用的公开信息修正,我们就使用这种处理方式——展示手牌,对手选择一张,然后将其洗回牌库的随机部分。

    对于类似风暴神刻拉诺斯的“展示每回合抓的第一张牌”这样的指示,类似的错误符合HCE的条件,但没有“多余或无法验证”的牌。并且,牌手也没有“以此法”展示地牌或非地牌,所以不会有触发发生。

    Nov-Policy

    2015.11期
    Judge Apps中的Bug

    最近我们注意到Judge Apps上“提供反馈”链接有时会给出一个错误消息。如果你正好碰到了这个Bug,你可以访问这个论坛页面,这里会指导你在遇到这种错误时怎么做,并查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都做了哪些工作。

    iPhone应用程序

    你是iOS用户吗?你需要一个趁手的裁判APP来帮助你比赛中的工作吗?请查看这个帖子

    抓住作弊者——假牌

    Judge Apps上有一个围绕着如何鉴定假牌、如何正确地进行调查以及方针关于此事是如何规定而展开的讨论,你可以在这里阅读。

    新的套牌检查方式——印象

    你还记得几个月之前由限制赛的澳大利亚套牌检查法启发而新推出的构筑套牌检查法吗?已经有很多裁判在试用这种方法并分享了他们对这种方法的体验。在这里可以读到这种方法相比传统方法带来的好处,以及在它真正完善之前所需要解决的很多挑战。

    裁判中心中的DCI号码查找

    有办法在裁判中心查看一个牌手的DCI号码吗?裁判中心的资料页不显示用户的DCI号码是否有特别的原因,牵涉到个人隐私和数据保护吗?请在这里阅读这些信息。

    2015.12期
    现开赛牌表检查

    现在我们已经实施了很多非常好的主动措施确保大型的竞争级别现开赛能够顺畅进行。现开牌表检查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尝试编写教育性文件使牌手能够在大型赛事中正确地填写排表,这看起来是另一种方式确保比赛朝正确的方向进行。你认为呢?快来加入我们的讨论吧。

    日本裁判的Flashcards

    裁判们正密谋在日本开展一些裁判工作!日本裁判的Flashcards!.

    2016.1期
    代牌的使用与DCI认证赛事的关系

    随着威世智最近公布了“禁止”举办使用代牌的比赛的消息,很多人在讨论是否威世智在对待代牌的立场上发生了改变。总结来说,威世智只会追究在DCI认证赛事中非法使用代牌的行为。威世智并无意追究在测试游戏中、或在非认证赛事中使用代牌的行为。请在此阅读,也可以在由Elaine Chase发布的这份官方关于代牌、政策和沟通的声明中了解相关信息。

    在Linux或Mac上运行WER

    这个帖子中,你可以读到如何利用商业软件Crossover在Linux或Mac操作系统上运行WER的最新进展情况。

    裁判中心问题

    这里汇总了最常见的裁判中心问题,包括浏览器显示问题、某些字符的使用、法术力符号的显示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建议。

    PPTQ冠军文档

    由于新的PPTQ系统可能会带给牌手困惑,裁判们制作了一份文件,递交给PPTQ的冠军以解释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并回答一些常见的问题。这与以前递交给PTQ冠军的文档相似,此外还解释了RPTQ邀请的细节。在Judge Apps上阅读详细内容及链接。

    在WER上处理多赛制、多天比赛

    举办一场竞争级的、混合多种赛制、在两天之间不淘汰牌手、并有可能会使两个牌手对局多于一次的比赛的最佳方式是什么?在这个帖子阅读相关的讨论和建议。

    移动应用程序更新

    移动设备上的文档已更新至守护者誓约版本。有多种格式的IPG、JAR、MTR、Oracle、CR、MTR可供使用。

    Nov-Projects

    万智牌重要赛事 —— 裁判认领工具

    请众位执法PPTQ GPT的裁判们,联系好店家之后去大中华区裁判论坛裁判认领网站登记报备,谢谢大家合作。
    由于裁判认领工具后台维护,暂时停止比赛信息的更新功能。在此期间已有比赛的认领、以及用户自行添加的比赛不会受到影响。如果你将主审一场PPTQ或GPT,但该比赛不在赛事列表上,请使用“添加赛事”功能手动添加比赛。后台维护恢复时间另行通知。在此对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